尘与雪

努力去过自己想要的人生,不好么?

离考研还有十六天,我又感冒了。


身残志坚地在图书馆坐了一个小时还是撑不住回宿舍躺尸了。


怎么说呢?


想想还挺魔幻的。


我和两个研友(暂且这么叫吧),一个比一个不知天高地厚。


三个理科生,一个跨到心理学,一个跨到教育学,一个跨到法学。


一个七月份才开始准备,前段时间有亲人去世回家待了半个月前两天才回来,一个暑假在家完全放飞自我,一天学不了两个小时,一个只要不逼着她早起占座就能睡到下午两点,来了图书馆不是在睡觉就是在看剧。


一个要考北京某普本,一个要考南京某211,一个要考top1。


到了这个时候,我们都知道今年是一定考不上了。


于是开始盘算明年,明年考哪个学校,在哪复习。


但是没有人说放弃。

依然每天早出晚归,按部就班。


学不进去的睡觉玩手机查资料明年考哪,学的进去的依然抱着书勤勤恳恳地背。


我也挺神奇的。


英语真题一遍还没做完,翻译作文一点没看,政治1000题在做第二遍,肖八还没拆封,350页专业书第二遍还没过完。

但我没有学不进去,也没有心态崩掉。

依然每天八点到图书馆,晚上十点回宿舍。

依然按照自己的节奏背几页专业书玩会手机,背会单词玩会手机,做一章政治题玩会手机。


就,还挺神奇的。


今天是十一月二十一日,离考研还有31天。


最近其实挺糟心的。


早上舍友都还在睡觉的时候我要早起去占座,因为起太早没睡够总是不能集中精力,学着学着就走神或者直接睡过去。


和我一起的小姑娘(我实在不喜欢研友这个称呼)心比我还大,每天在我对面要么看剧要么睡觉,惹得我也无心学习。对了,我俩都说好要一起二战了。


图书馆关门早,我每天回到宿舍发现大家都还没回来,就连已经保研在准备托福的舍友都比我努力。


嘴上说着不在乎没压力要二战,身体却很诚实,又开始晚上睡不着觉,睡着了也会做乱七八糟的梦。


又开始看谁都不顺眼,莫名其妙想发脾气。


平时特能说,但真正触及心里最隐秘的那块地儿,却是一个字不肯往外蹦的,宁愿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抹眼泪憋着难受。


其实以前也不是这样的。


以前我也憋不住事儿,大事小事只要难受了委屈了总要找个人讲一讲。


现在为什么不会了呢?


客观上讲呢,大家现在都很忙的,一个多月前还能每天跟我侃天侃地的保研舍友现在每天回来得比我还晚,她考托福前一天问我最近状态怎么样,其实我可憋屈了,我可有话讲了,可我还是笑笑说,我还是不给你闹心了吧,我都挺好的,你明天别紧张,加油!


主观上讲呢,就更复杂了。


我在人际关系中一向游刃有余左右逢源,面子工程会做却也始终奉行真心换真心的真理。


可是我也是真的单纯,认准了什么就不会改变。


相处了三年多,我才认清:

我认为大学交到的最好的朋友其实跟我完全是两个路子的人,是个好姑娘可是我们完全不适合做朋友,和她相处很累。

我觉得相处起来最舒服的朋友其实对谁都那样,面子工程做得足足的可是不知道有几分真心,用得到你就过来跟你亲近用不到你就一脚踢开,也挺没意思的。

我看不惯了三年的舍友现在成了我最交心的朋友。我一直觉得幼稚的舍友才是真的最关心我最宠我最在乎我的人。


这三年中其实有无数次我也会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但我就是认准了就不会改,我就是觉得,啊,就应该是这样的。


现在回头看真心酸啊。


我二十岁了。我觉得自己特别傻。


快二十岁的时候我想啊,我二十岁这一年,要好好努力,拼了命地去做一件事。


现在我二十岁零五个月了,我对自己很不满意。


二字打头的第一年,就这么被我搞砸了。


这对仪式感很强的我来说还是很难接受的。


因为以后被人问起你二十岁的时候在干什么的时候我只能笑着说,那时候还太年轻,贪玩,浪费了大好时光。


我知道时间不够,不过我当然不会放弃啦,我是想要一个结果的人,无论好坏,只要无悔。






还有41天了。


这些天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反正也考不上,明年再战”。

就像高三的最后一个月,我也总是说“我不在乎”。

可是越是一直强调的东西,就越是心里最在乎的。


嘴上说不在乎,身体却很诚实。


又开始整夜整夜睡不着,哭也哭不出,闭着眼睛在被窝里发抖。


何苦生为人,人就是这样苦。


昨天中午做了个梦,梦见我过了国家线但是没有考上南师。想起过去一年的艰难,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调剂,哪怕是调剂到了一个很辣鸡的学校。

醒来惊出一身冷汗——是谁报名的时候还信誓旦旦说我非南师不上,大不了就再来一年。

以前听说越到后面放弃的人越多,我还觉得不理解——都坚持到现在了放弃了多可惜。

可是现在我也经常冒出放弃的念头。

多可怕。

还有六十五天了,我还什么都没干。

越慌张越焦虑越做不好,什么都做不好。

晚上睡不着早上起不来。

背专业课会走神,做英语题会睡着,看完一遍政治网课什么也记不住。

不知道时间怎样安排才是合理的,觉得背单词背作文都是在浪费时间。

这几天心里一直窝着火,看谁都不顺眼,有时候也真想和人吵一架,能让我哭出来叫出来发泄出来。

可是大家都很忙的。

已经保研的朋友想关心我,可她不知道怎么做,反而会触到我的逆鳞。也挺对不起她的。

迷茫。

迷茫能怎么办。

还是得往前走啊。

报完名了。

有人在等我,有人在呼唤,有人对我心存希望。

我迟早都是研究生。

纪念心态第一次崩掉。

我压力太大了。

在图书馆坐着就开始掉眼泪,回到宿舍舍友一问怎么了就更刹不住了,哭到浑身发抖。

我只有在很小的时候才这么放声大哭过,好像要把心里的委屈害怕都吼出来,连我自己都被吓到了。

我知道这不是我脆弱的表现,而是我硬撑了太久的证明。

太累了。

我已经没有办法自己去把情绪调节过来了,这几天不管我看什么做什么都没有办法让自己放松下来开心起来。

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还好哭出来了。

还好还能哭出来。

哭一场爽一下午。

明天怎么样

不想去管了。

年轻的生命中骤然出现一丝阴霾。

脑海中一瞬间闪过回家养猪的念头。

昨天和舍友聊了很多。

大部分时间是我在讲,她在听

其实昨天之前我基本已经属于自暴自弃的状态了。

但是她说她为什么想跟我聊聊,是因为她觉得我是周围朋友们之中想得最通透最清楚的。

所以说人还是蛮奇怪的吧。

自我怀疑、自我厌弃。

突然有个人跟你说

你是真的真的很不错。

活了二十年了,这种话也听过不少。

可是在这种时候,在我最脆弱、最需要的时候。

突然就又燃起了希望。


八月的最后一天

拼死拼活把外教史背完了。

今天收到了网课班帮忙收集的补充材料和真题。

所以说

懒人有懒福吧。

一起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每一个明天

都是好的。

昨天舍友跟我说我们班一学霸,从上学期开始就一直六点半之前就到自习室,然后一直学一直学。

我说你看看人家,那才是真考研的,我充其量就算是个打酱油凑数的。

讲实话,我觉得我这样要是都能考上,那就是对真的拼命的人的侮辱。

舍友说虽然她也很佩服学霸,但是她坚持认为自己悟性高,不用那么拼。

其实我之前也这么想来着……

今天开头有些不顺。

背了三十五分钟的单词,三十五分钟*九的外教史,七十五分钟的政治。

中午回宿舍洗衣服睡午觉,耽误了一些时间。

总的来说还是很满意的。

(除了晚上的时候和别的小姐姐一起背书,我满脑子都是十月革命,布尔什维克,将进酒,李白杜甫……完全忘了我的教育史背到哪了)

昨天还在想,太久没有全身心投入学习了,接下来的四个月,会很难熬吧。

但是很快就自己说服了自己,你都说了只有四个月了,而且四个月之后很有可能会是辉煌绚烂的未来在迎接你,还是很有奔头的吧。

如果这四个月不努力,那么明年一年还要过上比这更难熬的日子。

而且今天一天下来,感觉很充实很满足呢,睡前再看两眼小哥哥,然后抱着软乎乎有着太阳味道的被子睡觉。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呢。


所有的情绪都先放一放吧,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2017.8~2018.8的流水账

二零一七年八月初,我还因为要不要考研跟爸妈吵得不可开交。
现在想想,我真的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非要毕业直接工作,就窝在我家那个小县城一辈子呢。
八月十九号,我坐上火车回了学校。
那时候我发状态说,从我踏上火车那一刻,我就开始心慌。因为答应了爸妈要好好学习,努力考研,可是我不知道该怎样努力。
八月二十五号,开始上备考教资的班。


九月十八号,正式开始了我的大三生活。
这期间还一直忙活咨询考研班的事儿,但是我现在感觉都没有用,就当花钱买教训吧。


十月底,因为妈妈同事的孩子想报考我的高中,我就帮忙问了一下以前的老师。于是自然就跟老师聊起来现在的生活,我说了自己的打算和迷茫。我最敬爱最信赖的老师三言两语就解开了困扰了我许久的心结,那是光明一瞬间抽走黑暗的样子,从此我可以无所顾忌地向前奔跑。


十一月考教师资格证,考完去北京玩了一趟。(备考教资的时候压力太大了,耳鸣到现在都没好。)



十二月考了六级。


所以大三上学期除了报了个没用的考研班什么都没干,还是该打游戏打游戏该看小说看小说该追剧追剧。


一月二十号左右,放寒假了。
爷爷又住院了,我去医院陪床。爷爷出院后,剩下的寒假我也只是陪着弟弟学习的时候背了几个考研单词意思了意思,连开学即将要考的教师资格证都没复习。


三月初开的学吧,开学后头两周全力备考教资,还瘦了七斤(虽然后来又胖回去了)。


四月,算是正式开始考研复习了。
清明放假虽然没回家,但也是学不下去的。

虽然说着要好好学习,但还是打游戏看小说追剧,还加了一条追星。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现在。



五一回了趟家,好像是凑了七八天,其实是想看看在家能不能学习的。
但是事实证明,根本没有任何学习的欲望,所以还是决定暑假待在学校吧。


五月份因为有教资面试,所以现在翻看那时候的状态,满满的丧和负能量。
十九号面试,二十号oner见面会。
然后终于可以专心考研了。


六月,青岛开始热了,突然想到暑假如果在宿舍的话会休息不好,回家学习的念头一旦萌生就疯狂滋长。
拿到教师资格合格证明了。
因为四六级考试要重新占座,我毫无悬念地没占到。
一直到现在我还在想,如果占到了座,我暑假是不是就不会回家,是不是就能好好地在学校学上一个月。
生日也在这个月,二十岁了啊。


七月,考试周,考完试我就回家了。
在家的头两周还好,后来因为自己自制力不够和这样那样的情况,每天学习的时间越来越短,短到我都不好意思继续在lof上打卡。


八月,进入八月份,我就开始焦虑。
按照我的尿性,这个时候,又需要一个精神支柱,于是,我喜欢上了韩沐伯,进而粉上了整个awaken。
八月十四号,我得知我想考的学校不招我想考的专业了。
当时整个人都懵了,觉得这是天要亡我。我的焦虑状态到达了顶峰,再加上来姨妈,每天睡不着,喘不上气。
于是开始破罐子破摔,那几天好像都没怎么学习了。
如果说以前我整天吊儿郎当还总觉得自己一定能考上,那之后我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总觉得就算自己初试能过,复试也一定会被刷。
十六号,闺蜜给我打电话,我们交流了一下发现我们的状态很一致,都很焦虑很悲观。

十八号,本来是要回学校的,可是因为暴雨火车停运了,我跟舍友说了一声,然后我俩就又交流了一下。和她聊完我状态好了很多,我知道我只是需要一个出口让我把心里的东西释放出去。就算别人并不能帮到我什么,我也会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其实我特别想跟爸妈发泄一下,让他们知道我现在的状态,但是我知道他们肯定会说,尽力去做了就好嘛。
问题是我知道我并没有尽力。
所以我不能跟他们讲,我觉得我很对不起他们。


四月份看《忽而今夏》,被何洛感动到,觉得自己也一定要像她那样度过接下来八个月,放弃所有爱好,专心学习,最后一定能考上心仪的学校。


可是后来我发现,不存在的。


大概天生比别人少了根努力的弦,我永远永远也不知道为目标拼尽全力是什么感觉。就是高三的时候,也是比绝大多数人轻松度过的。


我不可能放弃所有爱好,那是我的精神支柱,没有它们我真的会垮掉。本来已经不追星了,可是就是因为迷茫的时候缺少精神支柱缺乏动力,又粉上了oner。
因为一逛b站就浪费太多时间了,所以把b站卸了(结果卸了就碰上整改),可没过几天在另一个焦虑的时期粉上了awaken,就巴巴地把b站又下了回来。
七月初左右看到一个太太写“you only live once”,对我触动很大。从那以后,我就要求自己做的事情一定要是有意义以后想起来不会觉得时间是浪费了的。

事实上,我也基本做到了。


暑假这一个半月,可能没学多少习,但是时间真的都虚度了吗?
不是的。
我认识了一些人看了一些书看了一些剧做了新的尝试学到了一些东西明白了一些道理,最重要的是,我开始学着换一种方式跟爸妈相处而且真的收到了很好的反馈,爸妈不再把我当小孩子而是把我当成一个成年人来看待了。

问题只在于,这段时间,本该全部用来专心考研。


我深知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就算再让我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这样度过我的暑假。
就算暑假没有回家,在学校也不会全身心扑在学习上的。可能看舍友都回家了,自己在学校也学不下吃不好睡不好,最后还是要回家。






如果一件事你真的觉得自己错了,那么你纠结的一定是怎么最大程度去弥补。还有四个月,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考上的。

还是要试一试。


哪怕只是为了自己心里的一丁点儿不甘心。